纸飞机也会飞

我想所谓的梦想,
就像是平静的校园里飘着的纸飞机,
我们亲手将其放飞,
看到他被生活的绳索束缚,
我们却不心甘情愿,
希望微风再次染过,我们能够继续飞翔。
有时我们追逐中累了,
抬头看他在风中摇摆,
然后兀自微笑接着继续埋头苦干。

纸飞机也会飞!我想
只要朝着合适的风向,恰当的气流,那姿势
如同梦想在飞翔。

语文课上老杨开始玩起感情牌,不再是逼迫我们去理头发,有想在毕业前把我们改造成杨梅班。
于是机关算尽,大意是说:“同学们给点杨老师一点面子。全班男生去理杨梅头,没钱我出钱。”
“好你个杨仔,太阴险了吧!但是本哥今天高兴,以一个新面孔迎接这百日。”
回家之后,理发店关门!什么情况,我下这么大决心,看来天意难违啊!
直到今天,想想不能失信啊!看看外面的天气,对,雨天!
想起电影《那些年》的镜头,于是想好下午回校再冒雨去附近的理发店,
模仿着柯景腾的语气说,
老板,来碗一个超帅的光头!
想想都觉得有意思,哈哈。

从“囚”到“孤独的纸飞机”
不再囚自己,只求自己。我要解放框框里的人,
像是新的信念点燃,虽然如同纸飞机般脆弱,
但我认为奇迹是可以创造的。
孤独,代表着独自战斗,享受着一个人的坚强,
纸飞机,一个看似破裂而又不断涅槃的梦想。
对!
我要站在三月的悬崖上,
倾听耳边拂过的风,然后纵身一跃,
那是梦想飞翔的姿态。

只要给我一个契机,我会飞在风中,永远永远endlessly
你听
那是三月春风的声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