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毕业

我们真的毕业了。简直就是一个预谋已久的惊吓!

小学、初中、高中毕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触动,那些同学都来自同一个城市,一个电话随时可以见面,同学会可以年年开,节假日回去还能约出来开黑。
虽然大学的同学大部分还是在省内,但是有些人可能再也不会见到,就好像从此在记忆中消失,默默地想不起名字,模糊了面容,直到有一天在路上遇见,却如同陌生人般擦肩而过。等突然意识到,你却如同傻子一般站在人群中环顾四周。
比邻星距离地球约莫四光年,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能观察到的是四年前的比邻星。人还是那群人,相聚在2012世界末日的盛夏。开学第一天晚上在讲台上的自我介绍。军训的时候赶上下雨天和PX项目游行,围在寝室里打双扣。班长在竞选成功后,在火锅店里喝醉喊着银行卡密码。大一篮球赛没有女生的呐喊输完全部比赛。天真的以为这四年的美好将会永恒。

毕业旅行回到学校的时候,寝室里还是那些熟悉的吵闹声,那些笑脸还没凋谢,那些人一句话就能叫出来撸个串。一群人在雨天拍了一下午的照片,小学妹拿着单反听着我们的扯淡。毕业晚会半场就逃出来聚餐玩狼人杀到网吧开黑,那晚五人黑却一直没赢过。在体育馆内打了最后一场篮球赛,想来赶人的体育老师也被我们的那一句“明天就毕业了”给妥协了,但是没多久就累得开始聊天,可能是真的老了。

毕业散伙饭的那天晚上,向每个同学敬酒,喝完一瓶多红酒后,躺在椅子上睡着了。中途被一姐和友哥拉起来唱歌,三个人一起吼着把唱完了周杰伦的《稻香》,“不要哭让萤火虫带著你逃跑,乡间的歌谣,永远的依靠。回家吧,回到最初的美好。”,唱着唱着才突然意识到大学时光已经没了,以后估计再也听不得《稻香》了。我眯着眼看到对面的家恺向我竖着两根拇指。好兄弟,一辈子兄弟情谊不尽。

第二场去外滩酒吧的车上,一路堵车胸闷恶心,飞哥哥把我扛到门口的KFC,我蹲在卫生间吐得眼泪出来,妈的,这辈子不想再这么狼狈了。在酒吧大家喝高了继续无逻辑地畅谈,看欧洲杯,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后,不争气地睡过去,被一姐拍到发到朋友圈取笑。可能再过几天,我们各自的朋友圈也要换话题了,评论也不再是那群人了。那几天所有的举动都是伤感的,所有的问候都是无力的。
酒醒后,和先友到外滩的甬江边吹风,岸边灯火通明,远处悠悠的汽笛声,宁波的夜晚还是记忆中的美丽。我哆嗦着身体,回到酒吧就和同学告别了。落寞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,我们已经不再属于这座城市了。

第二天收拾房间,互相帮忙抬行李,目送同学一个个离开,在回寝室的路上,发现走廊突然地安静了,走进一个个房间,发下留下来的只有空荡荡的床,坐在椅子上慢慢地耗完最后的一段美好。晚餐和西瓜、龙兄、冰哥、何利霖一起吃了这四年来最豪华的食堂。大家都没有胃口,瓜哥说他送完人不敢回寝室,在操场跑了好几圈。
回到寝室的时候,龙兄经过家恺的寝室突然就哭着说,一想到进这寝室发现再也见不到兄弟,就好难过。一个大男人蹲在寝室门口哭泣,还是笑着哭,哭得还这么丑。

去宁大地铁站的公交上,我拼命地将窗外的一切记在脑海中,想着以后能多些回忆。但是发现路上碰到的所有面孔都是崭新且陌生的,突然心底没了光亮,这里已经不再属于我们了!一直到杭州的这一路,面无表情,脑袋空白,发呆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多么想有一天突然醒来,发现自己还躺在寝室的床上,门口的同学喊着“今天班主任的课,别迟到了。”
这真是一个多么奢侈而悲伤的梦!

既然我们都不再拥有,那么就互不相忘。
十年之约,后会有期。